太阳城在线APP

花叶生生两不见 日本琦玉彼岸遇见彼岸花(组图)

  第一次看到彼岸花是在大理苍山上的清碧溪,只零零几朵,娇滴滴躲在潭边的大石后头。花形像是翘着兰花指,又像少女合掌向天作祈祷的姿势,一飞冲天,全凭一株细弱笔直的花茎支撑,看不到半点绿叶衬托,在风中盈盈欲倒。之后也在南京见过“花叶永不相见”的彼岸花,而与最壮观的彼岸花海相遇,则完全出自偶然。那是9 月下旬,在日本东京与朋友相约去往日光境内的鬼怒川温泉周末逍遥,朋友提议中途可以去琦玉县的巾着田看看100 万株曼珠沙华,据说那是亚洲最大的曼珠沙华花海。一路上还在揣测“曼珠沙华”这个妩媚名字背后究竟是何等奇花异草,等到望见一望无边的红色花海,才脱口叫出来“彼岸花!”

  高丽川蜿蜒流过,戴着头巾、只围一圈红色“相扑裤”的大叔踩着过膝的河水中撒网捕鱼,两岸的彼岸花几乎要将溪水染上嫣红。大和文化与华夏文化有关彼岸花的传说虽然有众多版本,但大致都可以归结为“冥界接引之花”。立秋前后三天的“秋彼岸”,是寄托对先人哀思的日子,而彼岸花恰好开在这个季节,因此被赋予太多通灵的想象。不过高丽川毕竟不是三途河,现场气氛也并无忧伤:河畔花海里人气旺盛,戴着渔夫帽的老人清一色长枪短炮,花海中间的小径上撑开齐齐一排画板,又恰好赶上板栗结果的季节,沿途飘香的栗饼摊上早已有人挪不动脚步,更有聪明的游客,一路拾起落在脚下现成的板栗,放在嘴里痴痴地嚼。

  如果真要形容这片和波斯菊开在一起的彼岸花,还是用西方人比较象形的视角比较直观Red Spider Lily,直译为“红蜘蛛百合”,也叫“蜘蛛兰”。花海的深处是一座长近百米的木桥,从桥上眺望“彼岸”,彼岸花、高丽川、波斯菊、栗树林以及远处的村落“揉搓”在一起,你是否也被渡往了某个心无杂念的彼岸?特别要提一句的是,这片彼岸花海相传由高丽国后人所栽,高丽亡国后有近2000 高丽人跨海定居在琦玉日高,于是河成了高丽川,民居糅合了韩式风格,也有了眺望海峡彼岸的彼岸花。别忘了,在朝鲜语境里,彼岸花的花语恰恰是“互相思念”。

  1. 东京出发,JR 横滨线在八王子换乘JR 八高线. 在巾着田,除了红色的曼珠沙华,还可以看到名为曼陀罗华的白色彼岸花。

  3. 巾着田附近风貌保持着高丽风格,如高丽神社、圣天院等建筑正门前都有两根木柱或是石柱,一男一女,上书用以辟邪的“天下大将军”、“地下女将军”。

上一篇:玩家酷评《剑网3》五大门派掌门人(图)

下一篇:没有了